日期:[2009年12月24日] -- 今日永城 -- 版次:[A4]

求学路

◎ 翟金春
  “书香世家”这个词我很喜欢,可惜与其无缘。爷爷是上个世纪的人,年轻时家境虽非一贫如洗却也没机会进学堂。父亲兄弟4人,三个文盲,只有一个初小毕业。建国初期,识字的人金贵啊,初小毕业的叔叔做过会计、公社秘书、公社书记,一度还呆过县委大院,在那个年代无比风光。只是叔叔所受的教育毕竟有限,社会环境也多风雨,终于还是一个平民百姓。叔叔经常说:“要是我读到高中……”。叔叔习惯不把话说完,但是那意思是每个人都能明白的。到我这一辈,大家庭里兄弟8人,姐妹9人,大多受到或多或少的教育,只有两三个半文盲。
   我的姐妹们受的都是小学教育。三姐读到4年级辍学了,因为家里供养不起。只有我能够一直读书,因是男孩的缘故。生活再苦再难,父母从不松口,一直让我求学。初中到高中,高中到大学。
   领到大学通知书的日子是兴奋的、惶惑的、痛苦的。两年的学费5000多元,对于一般的农村家庭,这数目是没法想象的。我告诉父母说我不去上学了,我在家种地。当时,父亲没吭声。接下来一连几天他都阴着脸。我自以为解脱了,跟着同伴去城里建筑工地打工去了。约莫10来天,父亲突然去工地找我,让我回家。当晚,父亲拿出大手绢包裹的一大卷钱,说家里卖了牛,又借了亲戚家的,把学费、生活费凑够了,明天可以去上学了,他送我。母亲在煤油灯下把钱缝进了我的内衣里。我知道这一叠花花绿绿的东西里也有母亲的血汗,她喂的一大群鸡鸭,每年收那么多鸡蛋鸭蛋,自己却从来不舍得吃掉一个。
  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国家的经济形势一片大好,农民的收入大幅度增加,生活条件大大改善。工作几年之后我重新选择了读书。家里的经济情况好转,父母当然同意。这样,我走进了河南大学。在河大一呆5年,弥补了本科层次的教育,取得了硕士学位。求学的路如此之长,多亏了父母的辛苦、亲人们的支持,多亏了国家的发展给普通民众带来的福荫。
   读大学在乡村已不是什么新鲜事,我们村里正在读和已经毕业的有10多人。对于村民而言,过去似乎含蕴着非同寻常意义的“大学生”,由于司空见惯,已经不再那么神秘和新奇了。经济和教育事业的发展已经给适龄人群提供充分的受教育机会。2002年起,农村中小学实行“两免一补”,不几年,中小学学生全部免除了学杂费,真正意义上的义务教育时代来临了。
   女儿读小学4年级了,每当看着她背起书包走向学校,心里甚是欣慰。女儿的求学之路将是一帆风顺的,这一代人的求学之路将是一帆风顺的。祖国的发展日新月异,个体的成长也如山花烂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