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期:[2015年09月24日] -- 今日永城 -- 版次:[A2]

黄盆厂村: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片希望的热土

文/图 本报记者 丁少颖 王凤侠
   在距离永城市赞阝阳镇西北方向大约10公里的地方,有个近2000人的村庄——黄盆厂村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与黄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……
   传说明朝万历年间,黄盆厂村一位姓张的村民推着独轮车到商丘(当时叫归德府)销售黄盆,途中遇到高坡,自己一人无法上去,正巧遇见下乡微服私访的官员沈炼,他把沈炼当成了普通老乡,便说:“大哥,你帮我推推车吧。”在朝为官的沈炼已经多年没被人这么称呼了,感觉“大哥”二字非常亲切,于是他们便结为朋友。后来,沈炼把黄盆推销给同僚们,大家一致认为很漂亮、实用,便一起用金银把黄盆买完了。自此,黄盆厂村的黄盆声名远播,天下皆知。
   如今,“黄盆”与这个时代渐行渐远,但黄盆厂村的村民一提到“黄盆”这个字眼,就能拉着你的手滔滔不绝地说上半天,好像每个人都有一个美丽的陶艺情结……
  热情的土地
   9月21日,记者刚到黄盆厂村,就被村民们围住了,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用最朴素的热情,深深地感染着我们,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题……“我们村里人大部分都姓张,没有烧制黄盆之前,村名叫‘张厂’,随着黄盆业的逐渐兴起,改成了‘黄盆厂村’。”今年60多岁的张士美笑着对记者说。
   据村里人介绍,该村土质特殊,黏度大、韧性高,是制作黄盆的绝佳材料。该村生产黄盆的历史兴起于宋朝,明清及民国时期黄盆业一直很发达,到20世纪80年代达到鼎盛时期。那个时候,黄盆厂村村民平均每户一盘轮子(制作黄盆的工具之一),全村年收入达100多万元,当时流传一句话:“嫁给黄盆厂窑匠,好比做个娘娘!”“当时,村里烧制黄盆的窑大大小小有60多座,除了烧制黄盆外,碗、茶壶、蒜臼、煤油灯、洗脸盆、花盆等,只要看上一眼,就能制作出来。”今年70多岁的张业良已经满头白发,说起这门手艺,依然十分自豪。“村里小孩从十几岁就开始学习制作黄盆,家家户户以此为业,方圆好几个村庄的群众都靠销售黄盆来维持生活。村里的年轻人推着装满成套黄盆的平板车,走南闯北,有的甚至还把黄盆销到了上海、南京等地,吸引了很多外地的盆贩子以及慕名学习手艺的人,每到农闲时节,村里车水马龙、人声鼎沸,好不热闹!”该村党支部书记张业田告诉记者。“黄盆厂村当时不知道养活了多少穷人,有好多人来这里贩卖黄盆,一般都是赊账,把黄盆卖完再还钱,有的经济条件实在是不好的,就不收他们的钱。”村民张士美告诉记者,豪爽之情不减当年。
  千锤百炼的风骨
   说起黄盆的制作方法,张业田和村民们把我们带到了一处爬满了山药藤的房子,藤上结满了山药豆,院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盆盆罐罐,里面种满了各种绿油油的蔬菜,再仔细一看,房子外围的墙都是由一个个黄盆垒起来的,整个房子掩映在一片绿色之中,显得古朴而又清新。就是在这座房子里,村民们用他们特殊的工具,演示了黄盆的制作方法。“以前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用黄盆垒墙头,往地下挖三五米,都是黄盆碎片……”透过张业田的讲述,我们依稀可以想象当年黄盆业的兴盛。“这黄盆虽然看起来简简单单,但制作工序是相当复杂。”张业田一边讲述黄盆的制作方法,一边和村民们在这个满是绿意的房子里演示起来。
   制作黄盆用的黄泥,要在地底下挖一米多深才能用,然后把挖出来的黄泥用水一遍遍地阴湿,村里的男劳力们相互配合,再用榔头一遍遍地捶打、揉匀,超负荷的劳动量让他们即使是在大冬天也会汗流浃背,和好的泥团还要在轮子上做成软盆坯。为了节省时间,村民们前一天晚上就把泥早早地和好了。
   只见村民王继亮两手扯着一根细细的铜丝,在泥团上一划,就齐齐整整地把它分成了两半,用手揉成圆团,放在轮子上,用一根木棍配合着自己的双脚让轮子飞快地转起来,然后利用轮子转起来的惯性,用双手在泥团上捏出造型。
   一个泥团、一把普通的木棍、一个不起眼的轮子,在村民的手里渐渐制作出一个精致小盆的形状,不禁让人为这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与智慧而感叹!“根据泥团的软硬匀细程度与轮子的转速,可以做出不同大小、形状各异、薄厚不同的坯子,制作过程全靠手里的‘巧劲儿’,万一哪一个步骤的分寸没有把握好,就得重新来过。有时候,一个普普通通的黄盆要在这个轮子上转100多遍才能成型。”张业田感叹道。
   制成盆坯之后,还有晾干、装窑、烧制、上釉等工序,每一个过程都是对人耐力与体力的双重考验。“以前看着盆上的彩釉在窑火中流转,感觉生活也像这浴火的彩釉一样美好!”王继亮笑着说。
  不变的勤劳与智慧
   行走在黄盆厂村间,不仅有热情的村民让人感到心中温暖,就是村容村貌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,水泥路通到了每家每户,虽然没有市区的宽阔,但也别有一番韵味。
   村里大部分人家已经建起了风格各异的小洋楼,有的甚至还在院子里装上了太阳能路灯,而且大部分人家的房子上爬满了丝瓜藤、冬瓜藤等,挂满柿子的枝桠从墙头上伸出来,好像在迎接远方的客人。村中的洋房虽然风格各异,但在各类蔬果的点缀下又显得和谐统一。“随着科技的发展,日用产品生产手段不断创新,黄盆已经渐渐淡出了市场。如今大家都不再做黄盆了,但是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是一直传承着的,村里人有的做起了生意,有的承包土地搞起了种植业,有的外出打工,总之无论到哪儿,都能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”张业田自豪地告诉记者。“我承包了600多亩土地,种植白菜、大葱、药材等经济作物,收获之后销往不同的地方,不仅富裕了自己,从某种角度来说,也缓解了部分乡亲们的就业压力。”村民丁美英告诉记者,说这些话的时候,她正带着工人把今年收购的小麦秸秆装车,准备销往山东聊城,等今年大豆收获完毕,她还要收购一部分大豆秸秆,目前这一计划还在准备中。“我们村里人延续了老一辈人好钻研、能吃苦的精神,现在我们大部分人都靠自己的双手过上了富裕生活!”丁美英笑着说。
   乡情悠悠,乡音不改。这个时代每天都发生着村里人难以预测的变化与变革,但是他们的勤劳与智慧、热情与善良却始终如一,以前他们能用黄盆业开创一个专属于他们的时代,现在他们也可以顺应时代再创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,这应该就是黄盆厂村人的精神与风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