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期:[2019年10月15日] -- 今日永城 -- 版次:[A1]

枣香浓浓又一年

  

本报记者 张 朋
  农历九月一过,演集镇丰庄村的枣干又到了销售旺季。
  10月13日一大早,村民丰艳礼开着小车到熟络的村民家中收枣干,你15斤,他20斤,客户定的100斤没跑几户就够了。
  “丰庄家家户户农闲时都做枣干,留些待客、自食后,其他的卖掉。”丰艳礼说,丰庄人家家都有三五棵枣树,每户做的枣干不多,所以每年农历八九月份,他除了自制枣干外,还从村民家收枣干再进行包装销售,一个月的时间便能收入三四万元。“今年的枣比往年结得都密,枣干也高产,这都要感谢环保攻坚!”
  一方水土育一方风味。丰庄枣干成名于明代,用丰庄村自产鲜枣制作,历年来产量不大,是永城特产中的一绝。虽价格不菲,但枣香浓郁、香甜如蜜、风味独特,一向供不应求。数百年来,每年农历八月枣成熟后,丰庄家家户户都用自家枣树结的枣做枣干补贴家用,但这种日子在多年前结束了。
  上世纪90年代,丰庄村附近先后建起了两座中型钢厂和一座电厂。慢慢地,村里的环境变得脏乱、天空变得暗淡、地下水也变味了。“厂子的热气和污染对枣树的影响很大,投产没几年,全村的枣产量越来越低。”丰艳礼说,大部分枣还没成熟就落了,成熟的也软绵绵的做不了枣干,甚至后来连续多年绝产,很多村民把长了几十年、上百年的老枣树砍了。
  枣没了,普通村民可以不做枣干,但农闲时节以此为业的枣干大户们还是要做。“丰庄自产的枣水分少、糖分高,制成枣干后,味道明显比用外地枣制作的枣干好吃。”丰庄村党支部书记井步云说,绝产那几年,大户们破坏了丰庄枣干不用外地枣的老传统,从外地购进鲜枣,按同样的工艺制成枣干,但口味要么太涩要么太浓,吃过丰庄枣干的人一入口就知道不正宗。“几年下来,丰庄枣干牌子砸了,一说是丰庄枣干,没人买!”
  党的十八大后,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至更为重要的位置,永城也提出要实现绿色崛起,强力推进环保攻坚,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,丰庄村的生态环境得到极大改善。加之钢厂关停、电厂改造,2015年,丰庄村的枣树又开始结枣了。“近几年,村里的枣产量越来越高,村民种枣树的积极性也高涨了。”井步云说,如今丰庄村房前屋后、道路两旁皆是枣树,还有少数人拥有了枣林,有效保证了枣干产量。
  “丰产”带来了“丰收”。当前,每斤丰庄枣干售价在40元以上,全村每年至少售出两三万斤。靠制作、出售枣干,丰庄村二三十户年制作500斤以上枣干的大户都收入不菲,散户靠自家的三五棵枣树、忙活十来天,也能收入2000元以上。
  “做枣干的时节集中在农历八月初到下旬的20来天里,正值农闲时节,村民们闲着也是闲着,变农闲为农忙,才是新农村的新气象。”丰艳礼乐呵呵地说,“以前你要跟我说环保是啥,我肯定一头雾水。现在我是真正理解了什么是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,全村人都享受到了环保攻坚带来的红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