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期:[2020年05月07日] -- 今日永城 -- 版次:[A4]

鸟 趣

  

□ 翟金春
  人本身是自然的一部分,对自然的感知和认识是与生俱来的本能。可是,现代应试教育以及电脑网络、智能手机等带来的负效应,让越来越多的人从童年时期就与自然疏离,对自然界各种物种、各种现象懵懂无知。这是极为悲哀的事情。
  所谓“耳聪目明”,我觉得很大程度上都是对自然而言。只有静心聆听,才能听到大自然美妙的声音;只有细敏观察,才能看到大自然奇妙的景观。今年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我在乡村老家待了两三个月,有了大量时间与自然接触,也有了许多新的感受和发现。其中,对鸟的观察趣味颇多。
  豫东平原的鸟类是丰富的,留鸟和候鸟一共有二三十种,最常见的是麻雀、喜鹊和斑鸠。麻雀喜欢与人类相邻而居,因为人类的活动,它们吃的住的都很惬意。虽然生活空间有限,但非常自由。它们数量繁多,喜欢集群,非常有生存智慧。
  喜鹊主要有花喜鹊和灰喜鹊,前者在冬天易见。花喜鹊的头颈乌黑,翅膀及腹部间杂其他颜色。它们尾巴长,翅膀宽大,飞翔时很是优雅美观。它们的巢建在高大树木的主干分叉处,垒积的柴草很多,比脸盆还大。灰喜鹊大约在每年3月飞来。它们的头顶是黑色,由颈及背颜色由淡黄淡白转为淡灰,主翅及尾部呈砖青色。它们的警觉性很高,一有人靠近就发出警报,“呱”地一声提醒同伴一起飞走。
  斑鸠一年四季都可看到,它们的外形很像鸽子,因此也叫野鸽子。它们的毛色多呈灰褐色。有一类脖颈的色彩鲜艳,如同闪光的金属饰物,这是珠颈斑鸠。斑鸠性情平和,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。翼展很宽,飞翔起来几乎可以悬停。两只斑鸠在相互追逐时会“磕头”,头一高一低,你一下它一下,很像新人拜堂,大概是求偶的表现。
  有一种鸟嘴巴很尖很长,头顶有冠,羽毛花色。以前以为是啄木鸟,百度对照一下,应该是戴胜鸟。它们在路边、沟边、地里觅食,飞起来像一道美丽的幻影。
  能称得上大鸟的,除了喜鹊、斑鸠外,要数百舌了。百舌也叫乌鸫,全身乌黑,嘴黄,叫声非常有特色。“嘀……嘀嘀嘀嘀嘀嘀”的叫声有金属的脆音,婉转别致。这种鸟数量不是很多,但只要留意,经常可以看到。它们非常警觉,一有风吹草动,总是迅速地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。
  同样,以鸣声见长的鸟还有白头翁。白头翁又叫白头鹎,其头顶后部有明显的环状白色区域,背和腰羽大部分为灰绿色,翼和尾部稍带黄绿色。此鸟体型和麻雀差不多,但修长一些,飞行时呈纺锤形。有人认为白头翁像鹦鹉一样具有模仿声音的能力,它们的发声嗉囊很大,鸣叫时明显一起一伏,既能发出麻雀一样的“噭噭”声,也能发出“嘟噜嘟噜”吵架一样的闹音。这种鸟的数量很多,仅次于麻雀,无论城乡均可睹其风采。
  如果足够细心,还可以观察到白鹡鸰。白鹡鸰的羽毛颜色由白、黑、灰组成,局部呈斑点状,淡雅简约,有围棋风格。据说其羽毛颜色像古代戏曲里给张飞画的脸谱,所以在江浙一带被称为“张飞鸟”,曾被鲁迅写进散文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。《诗经·棠棣》有云:“鹡鸰在原,兄弟急难。”其意是说一只鹡鸰鸟困在原野,它的兄弟都来相救。自《诗经》以后,历代皆用棠棣和鹡鸰比喻兄弟手足情深。此种鸟体形细长,机警敏捷,喜欢去水边。
  在小河或池塘里还可以看到潜鸟、水鸭。我们村北的地有一水坑,称为芦苇坑,有只貌似黑水鸡的鸟在那安了家。我疑心它的巢就在沟边的油菜地里,因为每次一靠近,它就从水中游出,从容钻进油菜地。在沱河边也曾看到类似的鸟,尾巴老是不时向上颤动,非常像蓝尾鸲或红尾鸲。
  拍摄鸟靠的是运气,但只要有耐心,运气会来的。经过多次遭遇,我终于成功近距离拍摄到红尾鸲。这种鸟体形和麻雀差不多,羽毛颜色鲜艳,好动,总是不停地飞来飞去,许是自我保护的需要。
  我家院子的下水道口可以说是小鸟的餐厅,倒掉的剩饭菜过了一两个时辰总是被一扫而空。有次我把摄像机架在院子里的隐蔽处,按下了录制键。十几分钟后查看,发现造访就餐的先是几只麻雀,然后来了两只白头翁。不久,一道黑影闪过,白头翁飞走了。百舌落了下来,大快朵颐,吃态放肆。饱餐一顿之后,临飞走时还不忘衔了一嘴草梗。除此之外,我还拍摄到其他几种鸟,但认知有限,还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和故事。
  自然中有无穷的奥秘和奇特的景观,对于热爱自然的人而言,涉猎、探索是生命的一部分。我喜欢在乡村小道上、树林里徜徉、漫游,观察、欣赏小鸟们的演出,其乐无穷。
  (作者单位:市六中)